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重生之总裁太宠妻》重生之总裁宠妻丧心病狂 第二十七章 陪你一起在雨中走 重生之总裁太宠妻男妃文

《重生之总裁太宠妻》重生之总裁宠妻丧心病狂 第二十七章 陪你一起在雨中走 重生之总裁太宠妻男妃文

发布时间:2019-07-17 16:12:52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璇玑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璇玑原创小说《重生之总裁太宠妻》,主角是谢满,林唯,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林唯走在雨中,雨势已经开始变小。 现在已经是快六点了,街上的车辆也开始多了,路上的行人神色匆匆,都往自己的目的地赶。 林唯撑着伞

《重生之总裁太宠妻》 免费试读


林唯走在雨中,雨势已经开始变小。

现在已经是快六点了,街上的车辆也开始多了,路上的行人神色匆匆,都往自己的目的地赶。

林唯撑着伞,慢慢的走着,她穿着高跟鞋,走在路上哒哒哒的响。也许是路面潮湿的缘故,这鞋声并没有平时的清脆响亮,反而是沉闷的,让人听了没那么烦躁。

路上的行人多了起来,有人撑着伞,有人没有伞。

林唯和许多行人擦肩而过,他们大都是附近办公楼的白领,在这座城市为自己的生活打拼,他们年轻的脸上带着不合适的倦怠。

林唯一边走,一边看着周围的的环境。

她喜欢在下雨天里,撑着伞,一个人到处走。

林唯不想回家那么早,她撑着伞直直走。

雨声在她耳边想起,她想起了小时候学过的一篇课文,是讲广告词的,她印象很很深,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句广告词。

“雨中漫步没烦恼。因为我们使用天堂牌雨伞!”林唯自己说了出来,自己也笑了。

“天堂伞的广告真有先见之明,知道从娃娃抓起。”林唯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谢满就跟在林唯的身后,眼神一直放在她身上。

路过的很多人都被谢满的气质给吸引住了,很多小女生都拿出手机对着谢满一阵猛拍,眼神都恨不得黏在他身上了。

谢满有些不耐烦,但大庭广众之下,他又不能对她们做些什么。

谢满把伞稍稍压低了一下,挡住了自己的脸,加快了脚步。

林唯没有想到有人跟在她身后,她不紧不慢的走着,漫无目的的走着。

她走着走着,就到了市中心小学,这个时候,很多小学生都放学了,校门口热闹非凡。

这些小学生三五成群,一起回家。他们也没有那么多烦恼,脸上充满童真。

林唯停了下来,她看到一个小男生牵着一个小女生,两人共撑着一把伞,她觉得很有意思,就认真的看他们做什么。

两个人好像闹矛盾了,小女生不停挣开小男生牵着他的手,小男生却紧紧的抓着她,脸上的表情绷得紧紧的。

小女生把脸转了过去,似乎不想再看到这个小男生。小男生无奈的叹了口气,可是林唯居然听出了几分宠溺,天呐,现在的小学生都那么成熟了么?

接下来小男生的举动更让她吃惊,他直接在小女生的脸上亲了一口,小女生的脸很快就红了。她转过来控诉到:“你干什么,旁边还有阿姨在呢!”

“不怕,有我在。”看到小女生和他说话了,小男生的脸上挂上了笑容,“不生我的气了吧,以后我再也不和她说话了好不好?”

“哼,你说话可要算话,不然以后我都不和你说话了。”小女孩一脸得意。

“回家吧!”小男生牵着小女生从林唯的身边走过。

被叫阿姨的林唯:……

林唯叹了一口气:“我应该老老实实回家的,干嘛瞎逛,被叫阿姨就算了,还被强行的塞了一把狗粮,现在的小学生可真会撩。难怪像我这样的人现在还是单身狗一条。”

林唯撑着伞想继续走。

谢满就跟着在林唯的身后,不长不短的距离。他很想走上去和她并肩一起走,可是他没有勇气。

看着前方他魂牵梦萦的身影,谢满想起了有一次,也是这样的雨天,天空下着小雨,木木吃完饭后不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而是对着他好一阵撒娇说要和他出去雨中漫步。

那时的谢满哪里舍得拒绝她, 就给她穿好外套陪着她一起疯。

谢满记得,那个雨天,他们十指相扣,从家里出去,走到路的尽头,又从尽头走回了了原来的地方。

一路上都木木一个人叽叽喳喳的和他说话,他偶尔会会一两句,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听她说,他紧紧抓住她的手,一刻也没有放开。

谢满还记得,那时候木木玩得很尽兴,快回到家的时候,她突然停下来,站到他的前面,就这么看着他。

她的眼睛里都是他,她轻轻的开口:“谢满,在这朦胧的雨天,我想牵着你的手,走过这条路,路旁是绿叶红花,路边是高楼大厦,路的那头是青丝,路的这头是白发!”

谢满记得当时自己的反应,他很不客气的笑出声,来,还笑她说:“人家沈从文写的情书,被你改成了这个样子,哈哈哈。”

深情的气氛被谢满这么一笑,不复存在。

“哼!笑什么笑,好不容易煽情一回,你居然这么嫌弃。”她脸颊鼓鼓的,背过身,不想再看到谢满。

谢满担心她被雨淋到,一手把她揽了过来,可是木木还不愿意转过脸来。

他把头放在她的肩上,低低的笑着:“都是我不好,我给你请罪,别生气好么?”

木木并没有回他,他把她的身子转过来面对着他,她的视线就是不肯看着谢满。

他低下头,亲了上去。

他看到了木木的眼睛都睁大了,似乎不敢相信他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她。

他一手搂着木木,一边撑着伞,就这么一直亲着她。

亲到木木都没有了脾气。

后面松开的时候,木木都有些脸红,脸上全是羞涩之情。

谢满现在想起来,如果当时他没有笑,而是也同样深情而郑重的回答我愿意,那么结果会不会就不是木木躺在医院,只留下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他不愿再想起让她撕心裂肺的那一幕,他甩甩脑袋,驱散了脑海里那些不好的事情。

谢满看着不远的林唯,心里安定下来。

……

林唯就一直沿着马路走,也有很多放学回家的小学生是从这条路回家的。

现在雨已经停了,但林唯还是撑着伞。

在马路的前面,路面有些损坏,陷进了一个坑,积了好大一滩水。

有一个小男孩就走在林唯的前面,他把雨伞收了起来,一蹦一跳的往前走。

突然间一辆车从后面飞快的开来,林唯看到了前面的那滩水,想要提醒小男生小心!

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辆车就从那个水坑里开过去,带起一大片水花。

就在林唯以为小男孩会被溅湿的时候,小男孩出其不意的把伞打开,溅起的水全都反弹到车里了。

那辆车停了下来了,发出刺耳的刹车声,从车上下来了一个肥头大耳,挺着大肚子的男人,副驾驶上也下来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女人穿的是一件棕色的裙子,上面好大一片水渍,特别明显。

女人不停和那个男人说着什么,脸上都是抱怨的表情,她往小男孩的方向看过去,指着恶狠狠的尖叫:“就是他,这个小混蛋!”

声音之大,连林唯现在那么远的人都听见了,她皱了皱眉,觉得那个女人有些不可理喻,明明就是他们先把水溅到人家小学生的身上,现在还一副受害者的样子,让人觉得有些恶心。

挺着大肚子的男人不停陪笑,安抚好女人。接着他气势汹汹地向小男孩走来,还撸起了袖子,一副好好教训小男孩的样子。

“小朋友,你快走!”林唯看到那个男人走过来,她害怕小男孩会受到伤害,忍不住出声提醒。

小男孩转过头对她笑了一下,说:“姐姐等下别过来!”又转回头去,就看着那个男人走到他身边。

林唯不知道小男孩要做什么,但是现在的小孩子都是古灵精怪的,她选择站在一旁看着,以防小男孩被欺负。

果然,男人一开口就是辱骂小男孩:“你这个臭小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他抬起手来想要往小男孩脸上招呼。

林唯的心都提起来了,她想上前去阻止他。

可是小男孩双脚用力一跳,跳到了刚刚的那个水坑里,里面的水溅了男人一身,脸上全都是水,男人举起来的手就停在了半空中。

小男孩拔腿就跑,等男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小男孩早就跑远了。

男人追了上去,他身体太笨重了,还没跑几步就停下来,冲着小男孩跑的方向气急败坏的吼道:“小兔崽子,以后别让我遇到你!”

他还用手擦了脸上的雨水,一路骂骂咧咧的上了车。

目睹了一切的林唯不厚道的笑出声来,对于这种人就应该这么对他,明明都看到那么大的水坑了,旁边还有人,也不懂得放慢速度,被泼湿也是罪有应得。

“现在的小孩子怎么那么机智,今天真的是大开眼界啊!”林唯感慨道,起先还以为小男孩会受欺负,现在看来完全是多虑了,不过看得真爽,小男孩的做法真的是大快人心啊,她都忍不住想要给她鼓掌了。

谢满也看到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小男孩还带着坏笑从他身旁跑过,他此时也能想到,那头伞下的林唯,笑容有多么灿烂。

说实在话,小男孩这么机智,有点刷新他对小孩子的认知,印象中,他接触到的小孩子都是很听话,很乖巧懂事,比如小嘟嘟,软萌的让他心都化了。

他看着林唯,心里暗搓搓的想:不知道以后我和木木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呢?是古灵精怪还是乖巧听话的呢?

谢满痴痴的笑了,眼睛里都是期待。

《重生之总裁太宠妻》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璇玑)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谢满,林唯)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璇玑)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重生之总裁太宠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谢满,林唯),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重生之总裁太宠妻

作者:璇玑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璇玑)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谢满,林唯)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璇玑)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重生之总裁太宠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谢满,林唯),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