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林风雨录》武林风雨录txt 同人女 武林风雨录小说完结版

更新时间:2019-08-15 08:05:18

《武林风雨录》武林风雨录txt 同人女 武林风雨录小说完结版 已完结

《武林风雨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文水山 分类:武侠 主角:宇文远,曾老大

主角是宇文远,曾老大的小说《武林风雨录》此文是文水山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佛前一盏灯,各自去采青!”曾老大听宇文远叫出沥泉枪名字来,眼神中猛然寒光一闪,口中冒出一句道,宇文远闻言一愣,不知何意。李徒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佛前一盏灯,各自去采青!”曾老大听宇文远叫出沥泉枪名字来,眼神中猛然寒光一闪,口中冒出一句道,宇文远闻言一愣,不知何意。李徒郎久在塞外,却是知晓这乃是塞外黑道中常用的切口,乃是说只留一人对付宇文远,让其他众人立下杀手,即刻将思玉几人或杀或擒,就见原本帮着曾老大夹攻宇文远的使刀三人同那使铁刺竹篙之人都是招数一转,直扑后面几人,连忙长刀一阵疾舞,拦住几人攻势叫道:“他们要下杀手,你们快退!”,曾老大这半晌早已看出思玉几人有所不支之意,宇文远功夫虽高,一时半刻也奈何自己不得,沥泉枪名字一出,若是跟前这历亭寒就此动心来抢,便是十个曾老大也走不脱,因此以切口传下令来,乃是要众人速战速决之意,只要思玉几人或死或伤一人,自己眼前此人定然心神大乱,那时脱身自是容易的多!

“呵呵呵,曾老大好辣的手段!”历亭寒倒似对沥泉枪不以为意,眼神在夜色中直直看着远处,口中冷笑一声道:“念你当年在辽东之时,对老夫尚属恭敬,今日老夫便奉劝你一句,你几人今夜天煞照命,能走便走,若再迟疑,只怕你几人今夜要命丧于此!”

“难不成历天魔也想要这沥泉枪么?”曾老大闻言却是一惊道,自己此时已是全力施为,宇文远几次要脱身救人,都被自己拦了回来,只是宇文远手中千牛刀太过厉害,自己只守不攻,已然有些勉强,这一下全力攻上,破绽大露,身上早已中刀,好在闪避的快,宇文远又急着脱身救人,伤势不重,索性咬牙硬挺,心中盼着那边只要倒下一人,自己这般狼狈之势必然扭转,忽听历亭寒这般说,心底一凉,此人若是出手来取沥泉枪,此刻当真是易如反掌!

“老夫要你那枪作甚?”历亭寒扭过头盯着咬牙苦战的曾老大冷笑道:“武林中,终究以功夫高下称雄!神兵利器,不过是虚有个名头罢了,若是没有一身武学、见识,难道得了沥泉枪?你也能建起一支岳家军来不成么?”说罢向着夜色朦胧中斜睨一眼,面色阴寒摇摇头道:“罢了罢了,今夜且看你如何逃命罢!”宇文远此时心中却是十分焦急,眼见曾老大纠缠不休,历亭寒倒似君子一般,只是动口不动手,思玉那边情势一急,只是不愿让宇文远分心,始终不肯出声,自己若是再不下杀手,思玉已难撑过十招去!

“师姐小心!”宇文远刀锋一振,尽是解牛刀法中夺命招数,曾老大见刀势忽转凌厉,不敢怠慢,手中判官笔急忙一封,哪知宇文远这一招竟是虚招,只要将他逼退,立时转身后撤,刀锋疾刺,已是向着一个使刀之人疾冲而去,那使竹篙之人却是冷哼一声道:“此时来,只怕晚了!”趁着思玉空门大开,竹篙疾探而出,径去思玉咽喉,旁边几人急忙想救,奈何都是被人缠住,曾老大更是双笔在自己胸前一崩,身上拴住枪盒的绳索立时崩断,跟着一脚踢出,将那枪盒远远踢去湖上小舟之中,借着一踢之势趁机前扑,双笔破空有声,径取宇文远背后要害,宇文远此刻已是一刀向着那竹篙点去,若是回身格挡,思玉便挡不住那竹篙一刺,若是挡住竹篙,自己不免身受重伤,索性脚下发力,身形向前疾冲,竟然拦在竹篙之前,拼着受人一刺,也决不让思玉为人所伤!历亭寒倒是始终无动于衷,站在一旁看着曾老大几人一脸冷笑。

眼见那竹篙铁刺已至宇文远后背,那使竹篙之人更是在篙尾加了一掌,竹篙登时笔直飞出,如同离弦利箭一般,这一下要是中了,只怕是要将宇文远洞穿于此!只是心中刚刚得意半分,就见夜色中一个黑衣人疾驰而至,一声不发,一指点出,正点在竹篙铁刺之上,就听啪啪几响,一根手臂粗细的竹篙竟似撞到一块铁板上一般,篙身一躬,就空中断成几截,不待篙身落地,又是一指疾出,却是向着曾老大判官笔点到,瞬间指笔相对,曾老大身形猛然一顿,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形往后便倒,原本夹攻思玉之中两个使朴刀之人,见此早已弃了思玉,双刀挟风而来,那黑衣人却是身法极快,身形只一转,两人都是僵立当场,登时如木偶一般一动不动,从此人现身,断篙、破笔、伤人,身形手法一气呵成,毫无凝滞之处,那使竹篙之人已是心中大骇,连忙闪身后撤,其余几人也不敢再行缠斗,都是远远退开,同那使竹篙之人并肩而立,这才看那呆立不动两人,各自脖颈间都是一个血洞,眼露恐惧之色,喉头咯咯两声,口中一阵血沫涌出,这才倒地身死!历亭寒早已是看的双眼发亮!

“一帮金狗不知死活!来我临安何事?”那人至此才身形一定,眼中寒光一扫,口中冷冷道,宇文远同思玉死里逃生,惊魂未定,卢颖儿几人早已围拢过来,只是眼中都是颇为惊惧看着这个黑衣人,此人方才现身那几招实在太快,甚或郑润儿只觉眼前一花,已然是有人倒地,此刻见宇文远同思玉两人无碍,再看地上躺着三人,两人气绝,一人也是重伤殆死,黄诠不免盯着这黑衣人悄悄道:“此人是谁?”

“呵呵呵,一指穿喉果然名不虚传!今日得见,不枉此生!”历亭寒此时一脸阴冷,双手一拍站起对着那使竹篙几人道:“老夫已然劝你们即刻离去,奈何曾老大只是不信,现下看来是没得救咯!”那几人听着名字顿时腿脚一软,一指穿喉这名头他几人自是听说过,今夜一见,一身功夫果然匪夷所思,那湖面上之人早已远远听到,哪里还敢逗留,早已竹篙用力一点,用力之大,只差没将竹篙在湖底戳断,就连小船船头都是一昂,竟似向前跳了一下一般,破浪而去,留下这边几人都是暗暗跺脚,心中大骂此人毫无义气!

“老历,你这又是何必?”那黑衣人看也不看几人一眼,只是眼光略略扫了扫宇文远众人,却是向着历亭寒道:“你在临安做下这么多事,不过是想引咱家出来,现下咱家来了,不知历天魔有何指教?”历亭寒冷冷一笑,看着黑衣人上上下下打量一番道:“尊驾既然肯出来便成,一来老夫要看看你究竟是谁!二来你我这笔旧账也该算算了罢!”宇文远却是趁着此人背对自己,面露寒光,脚下缓缓而动!思玉知他必是想趁着此人与历亭寒对峙戒备之时,为余南山报仇,只是此人武功太高,深怕宇文远一招失手,反为所害,连忙死死拉住宇文远衣袖!

“想知道咱家真面目有何难哉,也要看你历天魔有没有这份本事!”那黑衣人却是看着历亭寒道:“至于你说那旧账么,咱家似乎跟历天魔两不相欠罢?”

“两不相欠?”历亭寒脸上陡然一怒道:“我天魔门满门性命是谁害的的?又是谁嫁祸与我?这笔血债,尊驾只怕赖不过去罢?”那黑衣人见历亭寒身上衣衫风吹不动,已知他凝力不发,却是好整似暇,掸了掸身上衣服道:“既然历班直要翻这笔旧账,咱家就同你理论理论,你身为班直,私入宫中禁地,偷窥藏书,为人所觉,非但不例行伏法就死,反而仗着一身功夫逃逸!窥书之罪已是当死,传之于外更有族灭之罪!因你之过,奉命看管禁地的八位太监,四位班直头领,以失职之罪,当日便被尽数处死,你一门也是咱家命人下手,照着族灭之罪一个不留!你入宫之时便知这律令,仍是悍然以身试法,牵连诸多无辜之人因你而死,此刻却要同咱家来算旧账!想将此时推在咱家身上!历班直,你好会算计!”

“你……”历亭寒看着这黑衣人,一脸愤怒之意,可细细想来,此事的确是因自己而起,当日在峨眉山上,坤衣道人已然点破一次,只是历亭寒仍是心有不甘,这么多年以来,自己偷学来的功夫一无所成,此人明明是自己一门血仇,怎奈终究是算自己理亏,顿时只觉天旋地转,自己此时若是动手,则师出无名,若是不动手,一门血仇如何得报?只觉心中气血翻腾,那黑衣人眼带怜悯遥遥头道:“历班直,莫说你无账跟咱家可算,就算是你昧着良心要跟咱家动手,凭你一身天魔乱舞功夫,只怕也是自取其辱!这么多年,你也悟不出来咱家那门武学诀窍!咱家念着你如今年纪老迈,时日无多,就此饶你一命,若是再让咱家在临安城听到你的风声,那时便休怪咱家照着当年禁地律令办事!”

精彩评论:

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十章一世界。女主(宇文远,曾老大)宁幼薇武力碾压,简单粗暴,脑回路清奇,心性通透,小幽默,苏爽。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女主(宇文远,曾老大)智斗人武斗鬼。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驱使女鬼织布。关于cp: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宇文远,曾老大)九重,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很喜欢女主(宇文远,曾老大)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宇文远,曾老大)也应该算无cp。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粮草。

《武林风雨录》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