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仲夏落花》热情仲夏在线观看 YD 仲夏落花YD

更新时间:2019-04-20 08:03:57

《仲夏落花》热情仲夏在线观看 YD 仲夏落花YD 已完结

《仲夏落花》

来源:成都涵泊万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者:微笑 分类:校园 主角:许灵灵,杜仲叹

主角是许灵灵,杜仲叹的小说《仲夏落花》此文是微笑原创的校园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会玩游戏吗?”杜仲拿出游戏机,在她面前晃了晃。凌落落接过,翻来覆去,仔细地看了一下,然后郑重地说:“没玩过。”“没玩过还要看这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会玩游戏吗?”杜仲拿出游戏机,在她面前晃了晃。

凌落落接过,翻来覆去,仔细地看了一下,然后郑重地说:“没玩过。”

“没玩过还要看这么久吗?”

杜仲叹了一口气。

其实凌落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子,只是这样回答,会多点乐趣,凌落落想。

只是凌落落没想到,一开始只是抱着玩玩地心态,最后玩的心惊胆战,一次次再来一局,凌落落像是喜欢上他一般,再一次轻易地爱上了游戏,最后大汗淋漓,扔掉控制器,说,“不行不行,你这是在欺负我咩。欺负我新手。”

杜仲拉起凌落落,神秘地说:“过来。”

“恩?”

凌落落被拉着来到卧室,忽然有点心猿意马。

“你这是要做什么?”凌落落抽出手,有点惊愕。

“你说呢。”杜仲一把把凌落落按在墙上,冰冷地欺身下来。

是的,冰冷,凌落落没有看到一丝温度,浑身一抖,打了个寒颤,忙用力推开杜仲,戒备地看着他。

“笨蛋。”杜仲笑起来,举了举手,一个吉他在手中。

凌落落松了一口气,顺手抓起旁边地枕头,扔了过去。

“就知道欺负人。”随后要出去。

杜仲拉住她,说:“作为赔罪,再唱一曲?”

凌落落展颜笑起来,吉他伴奏时而温柔,时而狂暴。凌落落看着他,眼里褪不去地笑意。只是她不明白,时而闪过地悲伤和气愤,还有温柔与喜悦。他的表情好复杂,凌落落想。

“这是望远镜?”

凌落落过去,摸着,她觉得望远镜很眼熟,很顺眼。仿佛是久违的好友。杜仲拉着她走远,说“天色也晚了,我还是先送你回去吧。”

凌落落摇摇头:“看到你没事就好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可以自己回去的。”

杜仲拿起一把伞,不由分说地拉着她到门外,“说送你,那就一定送你。”

凌落落嘴角上扬,开心的笑了,对了,这个才有点往日的杜仲。今天的他有点阴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雨天。

雨下得很大,路边的草被豆大的雨滴打的直不起身子。杜仲手里的伞根本挡不住雨,他紧紧地把她护在怀里,凌落落甚至有点生疼。

“杜仲,没事的,回家洗个澡就好了。”凌落落有点难受。

杜仲没有回应自己,但是手上力量少了些许。

“杜仲!”

“恩?”听到凌落落的声音变大,杜仲像是终于听到了。

“伞给我。”凌落落有点生气。

凌落落见他没有理,夺过伞,扔到一边。

“你做什么?”杜仲忙双手护住她的头,看了一下周围,伸手把她拉到最近的树下。

“已经淋湿了,杜仲,我说了,可以回家洗澡。”

抱住他的手,甜甜地笑着。

“你怎么这么任性。”杜仲苦笑道。

“怎么?不喜欢。”

“其实一起淋个雨也不错。”

当回到家时,洛南一边臭骂了一顿说仗着年轻亏待自己,一边拿着干毛巾给二人,杜仲摇摇头谢绝,但是接过了洛南递给自己的雨伞往回走。洛南看着他走远,感叹年轻真好。

“你自己洗个澡就好,人家还要来回,你也真舍得让人家淋,感冒了怎么办。”

“不知道,感觉他今天阴郁的很,只是希望淋一场,让他也让自己舒畅一点。”

杜仲捧来煮好的姜茶,给刚洗好澡的她。

“哥要不要也喝一点。”

“不要,平生最讨厌姜,香菇、菜。”

洛南逃也似得离开。

凌落落看着他落慌而逃,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喂,是杜仲吗?”

凌落落翻出之前记下来的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

“恩。”

“回家自己煮个姜茶,别感冒了。”

“好的。”

女人是敏感的。

凌落落发现杜仲变了。

转眼6月,今年的仲夏,多雨季。

第二天杜仲并没有生病,生病的是凌落落。洛南买了一堆的药给她,笑着说她活该,凌落落拖着鼻音,反驳不过。

“离我远一点。”许灵灵没有好脸色。

“我是病人呀。”

“可我不想也成为病人。”

和许灵灵相处的这些天,虽然只坏不好。但是偶尔也开开玩笑。凌落落对此已经很满意了,凌落落拿出一点点心,示意许灵灵吃,许灵灵嫌弃道:

“等你病好了再吃,谁知道里面是不是着这病菌。”

“我还不想给你呢。”

许灵灵期待每一个下课,因为在门外总有一个人在等待,曾经落在最后的她,不知不觉抢在了最前方。她终于能理解,那些疯狂出去的人了。

“杜仲!”凌落落笑着挽住他的手,“走!”

“什么事这么开心。”

“我做了点点心,找个地方坐下来,尝尝我的手艺吧。”

“恩,好。”

凌落落的笑容有点僵硬,她听出了敷衍,没有一同自己的欢悦。

“不喜欢吃点心吗?”

两人找到学校的一个石桌,

“喜欢,只是最近胃口差的紧。”杜仲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凌落落想开口问个清楚,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这天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杜仲送凌落落回家,就像是是责任一般。不曾说过一句话。

“哥,你说,半个月建立起来的感情,是不是很廉价?”

“怎么了?”

洛南吹了吹冒着热气的,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

“没有啊。”凌落落摇摇头。

“恩,哥哥我没嫂子,不能告诉你什么情感问题喽。”

洛南摊摊手。

“我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去解释,想起开始许灵灵说的,他对我的好,只是因为对北方姑娘的好奇,可是他所做的一切,都让我那般欣喜。

我沉沦了,他却退出了。

——凌落落”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谁啊?”

“哥,是我。”

“大半夜,你不睡觉,做什么。”

“哥,给我讲讲你和月泉嫂子的事好不好。”

“我的天,白月泉在未来,我怎么知道呀。”洛南欲哭无泪。

“那你听听我的好不好。”

“原来你是想说你的。”说吧。

凌落落从最初的相逢,到后来的相知,一边说,一边甜蜜地笑着,洛南偶尔插话玩笑几句。

“哥,你说,他到底怎么了?”

“我又不是他。”

“都是男生呀。”凌落落撅起嘴。

“暧,当年早恋的时候,特想要一个女朋友织的围巾,落落,要不你织个?”

“大夏天的谁稀罕。”

“暧~~”

看着凌落落抱着被子躺下来,想着感叹一句爱恋多事,但是:

“啊咧,落落,这是我的房间。”

“懒得动,你的床比我的大,舒服。”

“我呢,我呢。”

“睡沙发。”

“你给我起来!”

洛南想把凌落落踢下去,凌落落说:“最好不要这样对我。”

洛南苦着脸,来到楼下的沙发,因为凌落落拿着自己最大的把柄,那就是自由。

洛南没想到自己的一个玩笑,凌落落当了真,每天回到家就开始织,因为现学现做,织了拆,拆了又织,花了整整花了一周才完工。洛南看着凌落落一次一次地在自己身上比划,无奈地说:“你这是来真的?”

“大概。”凌落落心里也没底。

做完第二天是周末,杜仲约自己去看电影,凌落落将围巾小心翼翼地包装好,开心地赴约。后来凌落落一直在想,这是她的噩耗之始,她多想,多想,自己从没遇见他,那么该忘得已经忘记,不曾有的记忆不会有。

她想一定是上天不允许自己这么幸福。

当她递给他自己做的黑白格子围巾时,所有的冷漠,所有的不满都爆发出来了。凌落落想着,明明早就该知道,一直都是自欺欺人。杜仲一推,把围巾扔在地上,感觉还不解气,于是发了疯似得用力踩踏着围巾,凌落落看着,如同一步一步,用力地踩在自己的心头。

雨应时应景,在一声闷雷后从天倾盆而下,凌落落不知道自己哭了没有,脸上到底都是雨,还是掺杂着自己的泪。

凌落落后退几步,一脸不可置信,她不知道自己面前的是谁,她觉得自己不认识他,她觉得这一切都是梦,梦醒了,一切无事了。

可是心还是好痛。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痛醒。

她转身站起来,向往家里跑走,她觉得家好远,怎么跑也跑不到。一时没看见坑,自己一脚踩空,摔在地上,泥溅了一身,自己想哭出来却哭不出来,杜仲跑过来扶起她,她甩开他的手,自己一颠一跛回去,杜仲就在不远处,跟着。

“哥。”

凌落落翻来覆去,找不到钥匙,她记得今天洛南没有上班,于是又按门铃,又用力敲打着门,嘴里无力吐出这个字,只能吐出这个字

“落落。”洛南开门,却看见凌落落的狼狈,忙拉她进去,却看见后面有个人站着,雨一样湿透了他,洛南没说一句话,鞋子也没穿直接出来,一拳打在他脸上。

他没有还手。

凌落落拉住洛南,说:“哥,别这样,我不认识他啊,你做什么打他。”

狗在一边不知道怎么办,“汪汪”叫着,好像说别打架别打架。这三个都是对自己好的人。

地球依旧转,该怎么样的都是那样,行色匆匆,谁都没有发现,不知道,有那么一个地方,发生着这么一个小插曲,是悲伤的旋律。

精彩评论:

设定大赞啊大赞,剧情设置也不发散,就是换着花样用金钱开发各种女人的下限,没有种田开公司那种浪费老子时间的东西(我就不信作者(微笑)能写多专业,被吹爆的赤色黎明除了土改我看也没多专业,要真的很专业干嘛来写爽文)。文笔部分以对唐铃青的描写最佳,看得gier梆硬作者(微笑)对女性的性格比较样板化,但对破除舔狗劣根性很有教育意义。反正我感觉自己受教了的。 太监之前的几个章节剧情开始发散了,搞什么劳子黑社会,作者(微笑)你混过黑社会吗,没混过能写好?还好太监了,不然只能当粮草。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