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山河谋》重生之拱手山河 娘受 重生之山河谋GC

更新时间:2019-04-21 08:10:17

《重生之山河谋》重生之拱手山河 娘受 重生之山河谋GC 连载中

《重生之山河谋》

来源: 作者:傅锦书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麻秋,冉闵

《重生之山河谋》作者:傅锦书,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麻秋,冉闵,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青鸾牵马,鱼歌和苻苌走在前面,苻坚走在后面。黄昏时分,苻雄策马回营,所俘胡人无数,苻坚站在路旁,看着父亲走在最前面,马后拖着一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青鸾牵马,鱼歌和苻苌走在前面,苻坚走在后面。黄昏时分,苻雄策马回营,所俘胡人无数,苻坚站在路旁,看着父亲走在最前面,马后拖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胡人,便问在一旁的苻苌,“那人就是麻秋?”

苻苌看了看,说:“多年前我得见过此人,是麻秋无误。”

鱼歌闻言看去,只见早已没了麻秋与苻雄的影子,一路上全是回营的兵士。

麻秋被押入苻洪营中时,苻洪正与苻健商议要事,见兵士押解麻秋入营,先是无动于衷,再是惊讶,顾不上穿鞋便从榻上跳下来,亲自走到麻秋面前为麻秋解开身上的绳子,边说:“这不是麻秋老弟吗?”解完绳索以后,大声叱问:“是谁把老将军绑成这个样子,命他来见我!”

小将见状吓得呆了,说:“回,回大都督,是龙骧将军俘获了……老将军。”

苻洪大怒道:“不管是谁!都把他叫来见我!”

苻雄刚把缰绳交给小将,忽而听闻苻洪叫他入营帐去,见苻洪解开了麻秋身上的绳子并与麻秋站在一起,一脸困惑地道:“大都督命小将来,有何事?”

苻洪怒道:“你可知错?”

苻雄越发恭敬,只问道:“臣愚钝,不知错在何处?”

苻洪怒说:“麻秋老弟与我深交多年,你把他当奴隶对待,还说不知错!”说着就要去打苻雄,苻健见状上前拦住父亲,说:“父亲何苦这样,苻雄从未见过麻秋叔父不认得也不奇怪,再者叔父素有雅量,父亲如若对苻雄施以责罚,反倒伤了叔父的名声。”

麻秋身在苻洪营中,也不好说什么,只得顺坡下驴劝苻洪作罢。苻洪依言放下手来,让苻雄出去,并传令让人放了麻秋部众并善待之。让人传膳入营来,与苻健一同为麻秋接风洗尘。

席间,苻洪说:“你叔父征战关中多年,他身上打仗的经验,谋略,都是你兄弟应当学的!”苻健闻言,当即请求麻秋入营为军师将军。麻秋举杯应允,继而对苻洪说:“冉闵与石祗正相持对峙,中原之乱一时难平。依我之见,苻兄不如先攻取关中,等到大业已成,根基稳固之后,再东进夺取天下,那时天下必无人敢与苻兄为敌。”苻洪深以为然。

宴席散去之后,苻健回营,见苻雄等在营帐之中。两人对坐,苻雄问:“兄长以为,麻秋此人可否重用?”

苻健喝着茶,对苻雄说:“麻秋此人身在关中,在冉闵立国后突然驰往邺城……并且今日席上,言谈中我见他对冉闵和石祗的事比任何人都清楚,依我之见,他若不是石祗部下就是冉闵部下。”

苻雄闻言,很是赞可苻健的话,便对苻健说:“要不要找人盯着他?”

苻健说:“不必,逼得太紧了反而不好。我已请他到我营中来做军师,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在我眼下,你不必担心。此时你应当做的,是整顿兵马,搞清楚邺城形势如何,这样我们也好对别的事做打算。”苻雄依允,退了下去。

苻苌年长,在军中为小将,随父亲处理军中大小事宜。鱼歌贪玩,苻苌不能常常陪在她左右,苻坚与鱼歌年岁相当,两人便成了玩伴。两人策马上山头,远望邺城方向,鱼歌叹息着说:“也不知邺城如今是怎样的景象,也不知何时才能回邺城去。”

苻坚陪在她身边,对她说:“我听父亲说,后赵朝臣冉闵杀死皇帝石鉴后,朝中有四十八人尊冉闵为帝,冉闵于南郊僭登帝位,大赦天下,改年号为永兴,国号大魏。”

鱼歌问:“我之前听闻冉闵为了兴建魏国改姓为李,可确有其事?”

苻坚答:“是有这回事,只是冉闵称帝后又恢复了冉姓。以李农为太宰并封为齐王,将李农诸子都封为县公。文官武将进三等官位,封爵各有等级。”

鱼歌不解,问:“李农是谁?”

苻坚答:“是与冉闵一起取得天下的人。”

鱼歌骑在马背上,俯视着军营,说:“我记得当初冉闵助石遵取得天下时石遵要杀了冉闵,如此看来,冉闵倒是比原先的石家人要仁厚得多。”

苻坚也看着黄昏下的驻军营地,说:“这倒未必。”

两人策马下山,到时已是入夜。苻坚把缰绳交给马奴,回营中吃晚饭,苟云不理他,苻坚不以为意,苟夫人看着两个孩子玩闹,也不管他们。用过晚膳后,苻坚出门,苟云跑到苻坚面前挡住他,问:“你是不是又去找鱼小妹玩耍去了?”

苻坚看着她,答:“是。”

苟云看着他,怒问:“为什么不带上我一起?”

苻坚看着她,不想作答,绕开她,负着手走开。苟云不依,跟在苻坚身后一直问苻坚为何不带她一起出去玩。苻坚皱眉正要往外走,忽然见军营中有异动,见到军医背着药箱急忙往北走,苻坚忍不住拦住随行的一位小兵,问:“军中何事如此惊慌?”

那小兵满脸着急,对苻坚说:“公子有所不知,大都督,大都督中毒了。”

中毒了……这三字在脑中炸开,苻坚越过众人匆忙往苻洪营帐跑去。到时苻洪帐前围满了人,苻坚拨开人群进去,只见军医正在着急地为苻洪诊脉,苻洪嘴角血迹未干,两眼之间已黑了。苻坚抓住守在一旁的小将问:“是谁下的毒?”

小将眉头紧皱看着军医,眼中满是着急,见苻坚抓住自己,便答:“麻秋。”

麻秋入苻家营中一月,知道苻洪请他到营中的目的,看得出当初是苻家父子设局将他擒到营中来,自然也看得出苻健对他有所顾忌。麻秋假借商量关中之事为由设宴请苻洪等人赴宴,苻雄不饮酒,逃过一劫,苻健席间有事走了出去,苻洪不知酒中有毒喝下毒酒,宴席间并无异常。宴席过后,麻秋见苻雄不喝酒苻健也不在席间,再也坐不住,驰马奔出营地。

苻雄随父亲苻洪回营帐,两人正说着话,苻洪忽然一口血喷了出来,栽倒在地上……苻健回程时听见苻洪中毒的消息急忙往军中赶,只见麻秋正从营中朝他迎面跑来。苻健一箭射中麻秋胯下的马,上前用长鞭将麻秋从马上打下来,绕麻秋脖颈好几圈,骑在马背上拖着麻秋一路朝营中奔去。

苻洪等着苻健到了跟前,缓缓对苻健说:“关中之地,入据可王之。我之前未直接入关,是因为我以为……以为中原还可以安定下来,我们还有可以回邺城的一天。未曾想……未曾想我磊落一生,却麻秋困在这里……平定中原,不是你们兄弟能办得到的事情……我死后,你要迅速带兵入关!”洪说话音未落,便两眼发直驾鹤西去。

时350年三月,苻洪去世,苻健继位。苻洪中毒那日,苻健听闻冉闵等人派兵来战,苻健大败冉闵部众后方知那是来接应麻秋的人。冉闵窃国,后赵名存实亡,苻健取消秦王的称号,接受东晋所封,为晋征西大将军、都督关西诸军事、雍州刺史,在苻洪去世后派人到东晋京都报丧,并表示愿意服从朝廷命令。

消息传到东晋时,王羲之与谢安在水边对弈,池中稀稀落落地点缀着几支睡莲,水面上有两只白鹅悠闲浮动。

假山后有两位公子,一个名为谢玄,一个名为王凝之,谢玄手中绕着紫罗兰香囊,小声说:“我听闻胡人中有个什么首领死了,并且还归降了我们。”

王凝之不以为意,说:“你在这儿拦住我,就是为了说这个?”

谢玄说:“你要是陪我说话,我回去就到阿姊那里给你说好话,你要是不陪我说话,我回去就到阿姊那里说你坏话。”

王凝之问:“你想说什么?”

谢玄蹲下身子,拉着王凝之蹲下,小声说:“我听说石祗派其相国石琨带领十万士众攻打邺城,进兵据守邯郸。石祗的镇南将军刘国从繁阳前来与石琨会合。冉闵于邯郸大败石琨,死者数以万计。刘国退驻繁阳,张贺度、段勤与刘国、靳豚在昌城会合,将要进攻邺城。”

王凝之一脸狐疑,问:“所以呢?”

谢玄说:“所以你说是冉闵会赢,还是石祗会赢?”

王凝之看着谢玄,有些不解,只说道:“他们谁赢与我有什么关系?”

谢玄拉着王凝之说:“不如我们来打个赌,要是我赢了,我就到阿姊面前说你好话,若是你输了,我就到阿姊面前说你坏话。”

王凝之闻言刚要站起,又被谢玄拉住,谢玄说:“拒不应战可不是君子作风。”

王凝之无奈,问:“那你想如何?”

谢玄说:“我赌冉闵会赢,那么你呢?”

王凝之答:“你都说了冉闵了,我自然就只能赌石祗赢了。我可以走了吧?”

谢玄大笑,拉着王凝之袖子,说:“我还听说了一件事,我讲给你听。”

王凝之问:“什么事?”

谢玄手中的紫罗兰香囊在指尖转得飞快,谢玄缓缓说:“我还听说冉闵派尚书左仆射刘群任都督,并使其部将王泰、周成等人率十二万步骑在黄城宿营。且冉闵亲率精兵八万作为后继,与刘国等人在苍亭激战。张贺度等部大败,死者达两万八千,靳豚被追击并斩杀于阴安,冉闵部将悉数俘虏了靳豚的士众,整军而归。”见王凝之面无表情,谢玄接了句,“你输了,怎么办?”王凝之木然不答。

谢安与王羲之对弈,谢安落下一子,问:“逸之心中有事?”

王羲之听见两小儿在假山后嬉笑,对次子王凝之的愚驽有些不满,分了心神,再回过神来时,秤盘上已无落子之处。

枋头,雷弱儿鱼遵等人在苻健帐中,权谋当留守枋头趁机夺取中原,还是入居关中,先取关中之地再图谋

精彩评论:

的确是人道的天堂。“选择权越多社会越进步”,这句话才是《重生之山河谋》想要阐述的主旨。 想混吃等死的混吃等死,最后祈求神灵庇佑灵魂;自强的修炼至三阶就可以练出灵魂,肉体用克隆技术来延长以此长生;再就是励志超脱天地玄黄外则可以进入道门由三清祖师庇佑修炼;还有一种眷恋人世的有后土大神开通六道轮回不断转生积累宿慧。主世界以科技和玄术并驾齐驱,实现无量功德笼罩,从各个次元世界获得遗失的知识充实自身,迈入黄金时代,焕发万丈光芒照耀无边世界。

《重生之山河谋》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