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酷拽重生:丑女三小姐》重生嫡女三小姐 cj 酷拽重生:丑女三小姐YD

更新时间:2019-04-21 08:07:18

《酷拽重生:丑女三小姐》重生嫡女三小姐 cj 酷拽重生:丑女三小姐YD 已完结

《酷拽重生:丑女三小姐》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唐寅才子 分类:架空 主角:金惜年,姚生

经典小说《酷拽重生:丑女三小姐》由唐寅才子所编写的架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金惜年,姚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小雀几乎是拦也拦不住,就被金惜年拽去了明月楼。 可大门还未踏近,就被一个长得结实的黝黑男子挡住了去路,那人穿着灰布长袍,模样凶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雀几乎是拦也拦不住,就被金惜年拽去了明月楼。

可大门还未踏近,就被一个长得结实的黝黑男子挡住了去路,那人穿着灰布长袍,模样凶神恶煞,怒瞪着金惜年道:“哟,又是你这个丑丫头。”

“说什么话呢?”虽说这丑已经成了无可争辩的事实,但这样大庭广众毫不给面子的说出来,金惜年多少觉得没面子,且恼火得很。

那人见她一副不服气的样子,不由得意洋洋的歪着头,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道:“就是你,上次没钱看戏还趴在后院的墙上听,怎么,这次还敢浑水摸鱼想从这正门偷溜进去啊?小爷告诉你,没门。”

金惜年摸了摸脸上的一口唾沫星子,纤腰一插,怒斥回去道:“姐姐我今天有钱,少在这里废话,让路。”

“哟呵?有钱了?稀奇啊。你几个人来啊?”

那人不以为意的瞥了她一眼,显然不相信,这个只有十二三岁的丑姑娘,能拿出什么钱来。毕竟,一般来这里消费的,哪个不都是达官贵族有钱的主儿啊。这丫头长得丑不说,还穿得寒碜。怎么也让人相信不了,她能有钱花在这地儿。

金惜年用手指摆出一个V字型,无比傲气道:“两个。”

“好,十二个铜板。”

“什么?十二个?”小雀率先瞪大眼睛,一副愕然不已的样子。

随后,金惜年也道:“太贵了吧?”

“进去的座位,是六个铜板一位,你们两位,当然就是十二个子儿。”

虽说看着对方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她很想揍他,可眼下,局势所迫,她不得不低头道:“这……小哥,便宜点行不,十个铜板,让我们两人进去行不行啊?”

对方抬起下巴,兴灾乐祸道:“不行,一个子儿都不能少。最近生意这么不好做,你还在我这里讨价还价,我们戏班子里的人,还要不要吃饭啊?”

“你……”

金惜年气得娇颜发红,正想怒骂对方吝啬鬼,还没骂出来,对方又道:“你到底进不进啊,别挡在这里,要进去的人可多着呢,一会没了位置,你就哭去吧。”

“我……”

“好了小姐,你去吧,小雀在外面等着你好了。”

小雀一脸愁苦的看着她,心想,这看场戏也太贵了吧。自己一个月的月钱,还不够两个人看一场,真是无语啊。

金惜年也知道,多说无益。于是咬牙掏出六个铜板递到那男子手里,怒声道:“数数吧你。”

随即朝小雀说道:“小雀,那你在外面等我,放心,我一定不让你这六个铜板白花的,相信我。”

小雀除了哀伤的点头,还能做什么。谁让三小姐是府里,更她走得最近的人呢?难得她向自己开口要钱,她就算再不舍,也得帮她一回。

……

入了明月阁,里面上好的位置几乎都坐得差不多了,金惜年只能选到一处阴暗且靠戏台侧面的位置坐下。

环视四周一眼,这里面有钱人的确不少,尤其是女子偏多。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左一个周素生,右一个玉面公子,讨论得好不热闹。

金惜年无人说话,一个人在暗处撇撇唇,静静的等待戏曲开始。

也不知等了多久,金惜年都快睡着了,她是被一阵热烈的掌声震醒的。醒来时,戏好像都演了一半了,大家正看得津津有味。

她茫然不知所措的盯着台上,一位俊面公子与一个打扮得相当妖娆的女子对白:“姚公子……你放心,九儿一定等你回来。哪怕天涯海角,海枯石烂,我都会等你……”

“九儿,待我金榜提名日,便是与卿红烛旖旎时……”

“姚生,我此生非你不嫁。”

“九儿,吾,今生非你不娶。”

台上,男子身着白色戏服,一身书生打扮,凤眸狭长,长眉入鬓,可谓清俊无双,令人生醉。

而女人,也非常漂亮,一身红衣,风情万种。二人仿佛在演分别的戏码,不得不说,两人演得太过浮夸了,而且表情,一点都不生动,僵硬得简直污辱了表演这二字。旁边还用红布拉了一条横幅,写着什么周素生的生死绝恋大戏《狐恋书生》。男的演书生,女的演妖狐?

这哪演的是戏啊,跟西方话剧一样。一会对话,一会旁白……而且,剧情和台词,已经烂得掉渣了好吗?几乎她闭上眼,就能想出他们下一句要说什么。

就这样的表演,还能引这么多人关注,若把她金惜年在现代的那一套拿来,还不立马获奥斯卡影后啊。

金惜年越看越觉得好笑,转过头去,却发现除自己之外,所有人都被演员的表演,带入剧情之中。那如痴如醉的样子,仿佛她们就成了场中主角。

尼玛,这样也可以……

在震惊过后,金惜年突然又听得台上一阵狂吼:“大胆狐妖,竟敢贪恋凡尘,与人相恋,为害苍生,看老道今天且替天行道收了你!”

原来,就在男主和女主演到难舍难分的时候,一个打扮得古怪且披着道袍的道士突然背着一把剑出现了,这个应该是终极大BOSS,言情剧的狗血套路。

男女瞬间慌了,身为书生的姚生,万般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九儿……你……你是妖?”

“姚生……你听我说……”

“你为什么是妖,你为什么要骗我?”

“姚生,我也是迫不得已。虽然是我妖,但我也有感情,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爱上了你……”

女主深情告别,几番抽泣,却流不下眼泪。

而道士挥剑,意欲斩断二人情丝。男主痛苦挣扎,喊着不要,身体却诚实的往一畔避开。

台下观众,情到深处,竟控制不住内心伤怀,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姚生不能和九儿分开啊。”

“是啊,人和妖也有真爱,臭道士不要阻止他们啦。”

“姚生竟然要为九儿挡剑,好感动啊。”

“不,不能让他们分开……呜……”

听着一声声的哀嚎,金惜年只是在心中呐喊,我嘞个擦,这特么也可以?

戏,终于在一声锣响下结速。

这《狐恋书生》,约摸演了一个时辰,别人看得是意犹未尽,几番顾盼流转,唯有她金惜年,看得是要死要活的。

旁人在看完这戏后,第一个举动,就是冲到前面去找玉面公子周素生握个小手,或是送个小礼物以表情意啥的。唯有她,嚷着要见这楼的老板。

而金惜年,却吼着叫着要见老板。

别人不知这丑丫头是要干嘛的,准备收拾她,好在老板在二楼看着,喝止住了他们的暴行。

这明月阁的老板是个中年儒雅男子,长得一般,但却很有书生气。想必,那“狐恋书生”的剧本就是他写的。内心有股文艺范的人,应该都不坏。金惜年努力安慰自己,鼓起勇气走到那人身边,直接就道:“你就是这明月阁的老板?”

那人朝她作一揖,还算恭敬道:“小姑娘鄙人姓方,正是明月楼的老板,不知你有何指教?”

“我要退钱!”

她朗声直言,满是雀斑的脸上,毫无畏惧。

众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在怔愕一下才缓过神来。

其中两个彪悍男子,冷着脸,直接挽袖上前,一副要把金惜年丢出去的样子。

“退后。”方老板扫了金惜年一眼,不动声色的斥退两人,语气变得深沉道:“小姑娘,你看了戏,还让我退钱,这不太好吧?”

“演得这么烂,好意思收钱吗?还收六个铜板,真是强盗啊。”

此话一出,方老板瞬间哑口言,他后面的人,更露出要吃人的表情。

“小姑娘,你到底是打哪来的啊,故意砸场子的吧?周素生乃我明月阁的顶级小生,人称玉面公子,你竟然说他演得烂?”

方老板语气重了几分,已经没了先前的客套。好在他平常向来喜欢以德服人,不然早让人收拾金惜年了。

“这还不烂?首先说这台词,生硬到了极点不说,演到生死分别的时候,这男女主角,连眼泪都挤不出来。还有,看到刚刚他们的拥抱吗?明显男主在嫌弃女主,露出那鄙夷的样子,嘴里说着爱得死去活来,这表情却置人于千里之外,这戏,还有没有法看啊?”

前面的方老板可以不苟同,可后面她说的这句,他也发现了。本来周素生就不想跟这刘玉如一起演这出戏,因为是自己强迫,周素生才给了几分面子。当下有些惭愧的把脸扭到一畔,转开话题道:“姑娘说的台词,是指……”

“枉你也是干这行的,台词都不知道,台词就是台上要讲的东西。”

她不耐烦的解释,方老板却黑瞳一亮:“看来姑娘,蛮在行嘛。”

“皮毛而已,不过比起你们的玉面公子,倒能干一点。”

“胡扯,这位姑娘,方才你认为小生在台上演戏,情到深处无法落泪。它本就是一场戏,你让小生如何落泪,虚幻之物,只博众人一笑,何必认真?”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唐寅才子)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金惜年,姚生)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唐寅才子)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酷拽重生:丑女三小姐》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金惜年,姚生),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