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麻辣田园妻》田园之麻辣小农妻 完整版未删节 麻辣田园妻straight(直人文)

更新时间:2019-04-10 00:13:43

《麻辣田园妻》田园之麻辣小农妻 完整版未删节 麻辣田园妻straight(直人文) 已完结

《麻辣田园妻》

来源: 作者:戎衣娘子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梁叔,路菜

《麻辣田园妻》为戎衣娘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家中简陋,筷子、粗瓷碗也寒酸的紧,萝涩勉强伺候梁叔夜吃完炸酱面,就赶紧送他回去。 这深更半夜的,叫人瞧见了,指不定又给她传出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家中简陋,筷子、粗瓷碗也寒酸的紧,萝涩勉强伺候梁叔夜吃完炸酱面,就赶紧送他回去。

这深更半夜的,叫人瞧见了,指不定又给她传出什么闲话儿来。

除了来蹭一顿饭,梁叔夜倒给她带了一个消息——他要回京去了,腊月是他老爹梁大将军的生辰,他虽不情愿,也必须赶回去祝寿,一来一往怕要过了春节,等来年开春才能回到童州。

那做饭定下的契约怎么办?萝涩问他。

他倒不是吃亏的人,说是三日后才走,叫萝涩准备些腌菜、路菜、酸不坏的零嘴来抵。

下个月的工钱也照样去桃花渡领,契约继续执行,等他回来的时候更要摆出一桌好菜,算是还上利息债。

萝涩有些不解,梁大将军封了公爵,又就他一个亲生儿子,却常年把他扔在童州别院里头。

桃花渡虽然奴才厨子一大堆,可不见一个亲人来瞧他,而且看他的模样,也是极不喜欢回京城梁府。这里头总归有些不与外人道的东西。

他与她不过雇佣关系,辛秘之事她不愿多问,只是答应看顾他一路的胃口,多准备些路菜罢了。

“路菜”即是字面意思,路上吃的菜,旅人风尘仆仆,赶路匆忙,常常到了荒郊野外没个打尖吃饭的小店,这时只要烧些干粥烂饭,拿出路菜来下饭,便可凑合一顿了。

梁叔夜身份贵重,不缺金银,自然是不愁路途吃喝的,只是现在他离了萝涩的辣菜便活不了,才非要她想办法做出经久不坏、便于携带的腌辣菜来。

原先的辣条、卤辣藕块、香辣小鱼仔这三样,她可以多做些封了坛,叫他带去马车上当零嘴吃,除此之外,她还得做几道腌菜与他下饭吃。

她看了看现下有的食材,想着重油、腌咸的做法才可以放得久些,便于冷吃,能做的菜不多,便打算做个辣油鸡丁鲞和茄子辣菜鲞。

先拿茄子放油里炸过,同辣椒作料、芥菜一道煨干汁水,用香油收、拿漕油拌,最后用个罐子密封起来,过两日便能吃了,至于那鸡丁鲞也是一样做法,只多加了一步,要把鸡肉切丁先拿细盐腌了而已。

连夜做好路菜装坛密封,等着三日后桑柏上门来取。

既然梁叔夜要回京,她暂时不必每日去梁宅报道,那大可早日将起房子的事忙起来,尽早赶在腊月年前造好,拾掇拾掇,除夕便能有新屋子住,也是一桩美事。

*

第二日清早,鸡鸣刚过,牛奶奶便上门找萝涩:

“萝涩!日子定好了,明个儿就是宜破土动工的黄道吉日,泥砖、瓦匠、木匠师傅我都替你讲好了,一早便来上工,价钱你放心,公道得很呐!”

进门她便嚷嚷开了,见萝涩一副瞌睡样儿,便慈眉善目地关心道:“做啥子不睡觉,鸡叫了都起不来精神,哎哟,瞅你这炕还热乎,昨个忙到半夜呐?”

萝涩点点头,打了水洗净脸,又舀水入锅煮了糙米紫薯粥作早饭,笑道:

“家里要起房子,不拼命挣钱可怎么办,奶奶可吃过了?一起吃吧”

“吃过饼子,不过你煮得香,就叫老婆子我再蹭些食吧”牛奶奶看了灶间,不由叹气道:“这灶台摆在堂屋里,卧房里的那张是死火炕,天冷可要冻死你了,是得起间砖瓦房,将来兜子总归要大得,哪能一直跟你挤在一起睡?”

奶奶考虑的都对,所以手里有些银子,她第一时间考虑的便是起房子。

“可有会盘灶的师傅?新房我打算盘个顺山炕,宽敞一些,也暖和一些”

“这个简单,起了屋子后,我与你去寻来,以前给城里的官奶奶盘过灶,那长长的一条灶道通进屋里,回文火道暖烘烘的,不会炕头热炕尾凉,本事好着呢”

萝涩笑着谢过,打了一碗糙米紫薯粥给牛奶奶:“托付您总是没错的,我一百一千个放心”

牛奶奶接过紫薯粥,也不用勺,站着仰脖子便喝了干净,还一点不落的将碗壁上的米粒吃进嘴里,一点不肯浪费,吃罢想了想才缓缓道:

“其实怪臊的,老婆子我也想托你点事情哩,也不知你愿不愿的”

“奶奶您说”

“先前你不是托我替你选力气汉子来帮工嘛?每人一日三十个钱,还管着一顿中饭。我家长庚你晓得的,力气实打实的有,也吃苦肯干,这不快到腊月码头冷清了,他也放了长假要回家,所以我想问姑娘讨个差事哩”

买金的赶上卖金的,事情就是那么寸,这合了萝涩的心意,忙道:

“不瞒您说,我一个丫头盯不住这帮力气汉子,正想找个监工哩,心里一直属意长庚大哥,只是怕他耽误上工,才没跟您开口呢”

“哎哟,这可太好啦!不耽误不耽误,我明个就喊他来报道,什么差事你尽管使唤他”

牛奶奶一拍大腿,落地砸坑就这么定了,说罢便要风风火火的回去通知人去!

萝涩笑着送她出门,并打算今日再上一趟市集,不仅要同往常一样卖辣菜,还要买许多食材回来。

明日开始起房了,说好了要管这些汉子中饭,那顿顿都要她掌勺招待,这里免不得又是一番心思和开销。

推着新做的太平车,她搬去了大约六十斤的辣菜,今日不是赶集日,大街赶集的人不是很多,但好在她也不是冲着散客去的。

这名声已经打出去了,南头大街上的二荤铺和小饭铺大多知道她卖的辣菜,这趟她只推着车,上这些铺子门口谈买卖去。

原尝过味道喜欢吃的店家,就多问她买几斤,打算做冷盘菜卖给客人;没尝过的少买几斤,先试试客人的口味喜好再说,这么一路叫卖,到了街尾她便卖了个精光。

她一家家记下店招幌子,和它们所买的菜量价格,她打算下次再来市场调研一遍,从广撒网的模式慢慢发展为,只为适合供销她产品的优质饭铺供货,做精不做量。

卖光了辣菜,她又上猪肉铺子买肉,买不起猪脊肉,她便选了些五花肉来做菜,脖子肉来做饼子馅儿,奶脯肉来渣油子炖汤吃。

接着去粮食铺,买一袋糙米还有半袋二罗面儿。平日里煮面条包饺子二罗的面粉便足够了,一罗到底的粗糙不堪,只能烙粗饼,还有三罗的飞白面,那是做高级点心之用或供给富贵人家的面粉。

蔬菜铺她便不去了,本就是乡下农户,怎见得要上城里买蔬果?家里菜地还有些白菜、茄子,凑合整两菜也够了。

有主食、有肉、有蔬菜,萝涩想着差不多也够了。

人主要在意的还是肉菜,庄稼人一年到头见不到点荤腥,除了过年、就是哪家办红白喜事、动土乔迁宴的时候,可以吃上块大肉,已是高兴的不行。

一日忙碌,日头偏西,萝涩最后办置了些油盐料酒,便启程回了牛家村。

翌日天没亮,她就起来生灶火,煮了酒菜祭过神,请求动土一切顺利,家宅平安。

到了时辰,牛奶奶领着两个年轻媳妇上门来,殷勤的给萝涩介绍:

“这是你刘嫂子,这是牛乾的新媳妇,你喊三娘就成了,他们男人来给你起房子,感念你工钱给的多心里过意不去,自愿来给你帮忙哩”

这正合萝涩的心意,中午得做十来个人大男人的饭,这简直要愁死她了,现下有两个帮忙的,实在太好了。

人说相由心生,萝涩见她二人脸盘子圆润,手脚麻利,不是尖酸刻薄,躲懒占便宜的人,便放下心来,笑着上去揽上她们的手臂,道:“那可要真真辛苦两位嫂子了!”

“哪里说的话,都是乡亲帮衬,且是应该的”三娘还是新媳妇,白净脸上还瓷实,说话低声细语,显得十分温柔。

“大妹子甭客气,这才仨月不到你就能起这砖瓦房,可把俺们羡慕死,听说你肯把挣钱的方子拿与俺们,俺家婆婆直夸你女菩萨哩”刘嫂子也是落户在牛家村的难民,性情爽利,干活十分勤快。

萝涩一面与她俩客气,一面将手里的活计分派出去。

三娘怕生,便把她安排在灶台边洗菜切肉,给萝涩打个下手,刘嫂子爽利,就派她去各家各户借了碗筷和椅凳来。

那些碗的底部都写有字,甭管是哪家娶亲出殡摆大筵,都是要挨家挨户借来用的。

兜子则忙着拣柴生火,是不是帮萝涩跑几趟腿,外头男人热火朝天的干着活,灶房里头跟着炊烟腾起,脚步繁乱。

今日中午萝涩准备了五菜一汤,大概摆两桌半,男人挤挤上桌吃,厨房帮忙的女人就在灶房里吃,算半桌。

硬菜有两碗,一碗是坛子肉,一碗是肥肉蒸蕨菜,为了让肉看上去更实在、更经吃一些,她特意用肉汁卤了素鸡,并着五花肉和肥肉一起下锅,做了满两大盆的菜。

另有一盘是全素做的荤菜,用藕片沥水挂糊,伴着料儿下油锅炸成排骨,闻上去、瞧上去竟和糖醋排骨一个模样。

还有醋溜白菜和茄子炒芥菜两盘素菜,并一碗油渣豆腐白菜汤。

一盆盆炒出来放在灶台上,香味扑鼻,惹得人不停的咽口水,三娘擦了擦手上的水,笑道:“这快赶上除夕年夜饭了,都是硬肉菜,咱庄稼人哪里吃过这么好的东西”

提着炒勺,捞出最后一盘菜,萝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回道:“没多少实在肉,费不了几个钱,只是闻着像罢啦”

她把饭甑往锅里一放煮起满满一锅糙米饭,另蒸了几个猪颈肉做的大肉包子,数量不多,单给几个师傅留着的小灶伙食。

正且忙碌着,却来一双不速之客。

“哎哟,好香啊,萝涩侄女,我带杏花给你添人手来啦!”

萝涩扭头看去,见桂花大婶牵着个闺女满脸笑意的往厨房闯,她不由纳罕:她这是什么

精彩评论:

中后期好磕,前期是作为一个“人”个人实力提升和各方打交道,虽然描写有点儿戏,不过还行,自行脑补或者忽略,后面的种田和分割人类是真的爽到了。这两个路线是真的有趣。缺点作者(戎衣娘子)更新太慢,作者(戎衣娘子)一边工作一边更新,养都养不肥,很痛苦。设定有点好玩,文笔一般。好康。可以说是在看过位面小蝴蝶那个进化世界建设之后看过的最爽的种田(另一个角度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