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报帝恩:我本是仙》报帝恩 我本是仙好看 帝王攻 报帝恩:我本是仙GC

更新时间:2019-03-16 16:06:51

《报帝恩:我本是仙》报帝恩 我本是仙好看 帝王攻 报帝恩:我本是仙GC 已完结

《报帝恩:我本是仙》

来源: 作者:怜心 分类:玄幻仙侠 主角:毕方,万贞儿

怜心新书《报帝恩:我本是仙》由怜心所编写的玄幻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毕方,万贞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不晓得飞了多久,头顶已经是月华如练,虽然月光极好,可身旁还是黑冷的厉害。夜风清寒,身旁突然多了一团火似的光。那火在我错愕的目光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晓得飞了多久,头顶已经是月华如练,虽然月光极好,可身旁还是黑冷的厉害。夜风清寒,身旁突然多了一团火似的光。那火在我错愕的目光下渐渐幻成毕方那只木鸟,她“咯咯”一笑,直乐了,“凤主,吓到你了么?”

我动了动喉咙,却出不得声。

毕方却仿佛是我肚里的蛔虫,知我想问什么,她笑呵呵道:“姨主担心你的安危,让我赶过来找你。”

我扑腾着翅膀,继续前飞。

漫无目的。

毕方陪在我身旁,“主人,虽然我不知道你想找甚么,可是,你这样的找法,不成。”她说,“倘若是寻人,你应当去人多的地方。倘若寻物,也得到人多的地方。”我停下,翅膀扑腾的更厉害,她看着我,笑眯眯,“主子,是想叫我带你去人多的地方?”

我轻轻点头。

她却打马虎,“如今迷失在这林子,我也不知道哪里是人多的地方喔。”她慢悠悠道,“主子,不如你唱首歌给毕方听,毕方一听到歌,便生了兴趣,止不定可以找到人多的地方。”

我狠狠瞪了她一眼。

她笑了笑,声音清脆,“谁说鸟类不可以唱歌?罢了罢了,就由毕方唱与你听罢。”我径自朝前飞,毕方追上来,“唉呀”地夸张叫了两声,道:“主子,你真是好个性哟。”我懒的理她,她却兀自唱起,“头上的月光如水,毕方这小小神鸟,有幸陪我主人呀,陪我主人呀,茫茫将人寻。要寻的人儿,你可听到?我家主人,誓要将你寻,誓要将你亲……”

我猝然回头,心里恼怒。

她亦停下,嘻嘻哈哈继续唱,“九重天一战,我主子身子散。传闻,九重天上,玉帝思儿思白头,誓下凡间,寻他的心尖爱女。谁知,她的心尖爱女,亦是将他寻。这痴痴的两人呀,你们早早相见罢,这痴痴的两人呀,你们早些团聚罢!”

我愤愤,转头便飞。

毕方佯装的急切,“主子,你别不理我嘛……”她说,“我可是小小孩童,所以才想逗你玩。”

小小孩童?

摆明的万年老妖精。

口口将我心上戳,嫌我不够痛。

毕方见我不应她,在身后叫道:“主子,我要摔下去了……”她“唉哟”一声大叫,我急忙回头,身后却不见她踪影。

空中,突然紫色花朵直飘下。毕方继续化成她十来岁女童模样慢慢的飘到我面前,衣袂飘飘,她挤眉弄眼道:“主子,我这样,够不够漂亮?我见许多仙女下凡都是如此呀。”

我嗤鼻,场景花儿是漂亮,可惜,下凡的是个十来岁女童。

大煞风景。

中午太阳最热烈的时候,我们终于寻到了京城。毕方在夜里,拍着胸脯跟我保证,她识的路,却带我在几个山头来回的兜兜转转,迷了路。最后,还是我将她给领了出来,领到这人群汹涌的京城。

进京的时候,毕方手上拿着大把花,一路唱歌。

那幼稚的行为,简直令我不忍目睹。

却没得办法,一直飞在她头顶跟着她。

这些凡人见我时,都是大为惊讶,甚至有男子拉着毕方,跟她说价钱,问她肯不肯割爱。毕方毫不犹豫,直接拿住人家的银两,就这样把我给卖了。我起先大为气愤恼火,岂料,银两到她手上便成了一堆碎粉。

她反而无辜的问那男子,“银子呢?”

那男子指着她手里的那堆粉,双眼瞠的死大,极为震惊。

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直斥责那男子,“你说给我银子买凤凰,结果,你的银子是假的……”她一把鼻涕,一把泪,“你用假银子来胡弄我!哪有银子一抓就碎的。”她拉住身旁看戏的堆堆人,悲呛问:“各位大伯大婶,姑姑,奶奶,老少爷们,你们瞧瞧这人,这样不厚道,用堆粉来戏弄一个小姑娘。”

旁边看戏的人纷纷安慰她。

她倒是更激动无理了,叫那男子趴在地上让她骑……事后,我悲愤叫了几声,她却理直气壮,“我若不这样做,怎么吸引到玉帝。”她一脸得意,“主子,不是我说你,我疑心你那小小鸟头,真的装不下许多东西……吸引人群注意,这才能以更快的速度寻到你父亲,对么?!”

我叫的更激烈。

她头一歪,双眼亮的像金子,“叫也没用,虽然名义上,你算是我的主子。可是现在,我是你的主子,一切都得听我的。”她认真地说,“我叫你怎样便是怎样,你若是不依我,我便……”她想了想,更认真道,“我便打你屁屁……”

我更是激动,最后,着实拿她无法,只得不理。

眼不见为净。

省的被她气死。

寻了半天,一无所获,寻到一府坻前,突然见几个女子抱着怀里的娃坐在地上,大哭不止。而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指着地上坐的女人在破口大骂。毕方又出现了好管闲事的本性,施个法术便站在人前。

我飞在上空,只听那围观的人群中议论纷纷。

“面如千层铁甲,心似九曲黄河,这真没说错他。娶了小妾,现今竟然不要,将人家母子全部赶走。”

“这万安,还不是靠万贵妃撑腰?如今,万贵妃被打入冷宫,他便装模作样,将小妾统统赶走,想让当今皇上看看,他万安只有一位夫人呗,多痴心啊!”

面如千层铁甲,心似九曲黄河?

我听到,不免一笑。

这万安,脸皮有这样厚么?!

可是,他竟跟万贵妃有关系,可我浑身上下,将他瞧透了,除了长身魁颜,模样还算可以,倒没有一点妖气?!

这万安突然抬起头,指着我叫道:“侍卫,快快,将那金色凤凰捉下来,要活的,一定要活的。”

我心下一惊,还没反应过来,毕方便奔到万安面前,哭泣大喊:“爹爹……”万安疑惑地瞥了她一眼,毕方哭喊声声如同泣血似的,让人顿觉可怜,“爹爹,我母亲病死了,如今,叫我来寻你。她说,寻到一个城中众人说面如千层铁甲,心似九曲黄河的男子,那男子便是我爹爹了……”

围观的人“哈哈”声一阵大笑。

毕方嚎嚎大哭,“我母亲说……说你抛妻弃女,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所以,唤我前来……瞧瞧你死了没有……倘若没死,便让你下黄泉去陪陪她……”

万安衣袖一挥,愤愤道:“神经病。”他突然扬起手,朝毕方一巴掌扫了过去,巴掌还没掴到毕方面前,毕方生生倒下。

“啪”的一声巨响,响在空中。

旁人纷纷叫道:“怎么对自己女儿下这样的毒手?”

万安看着手掌,怒喝,“我还没打到她。”

事实上是毕方向法术造成的那惊天一“啪”声!他将手指伸到毕方鼻下,大怒:“怎么的就这样死了?”

“杀人了呀?!”围观的人几乎挡住了这府坻前,围的水泄不通。万安气的脸色发青,“瞎叫什么?我压根没打上她!”他喊一旁的侍卫,“将这小丫头骗子拖去埋了。”侍卫刚刚撞到毕方,毕方身子竟然向木板似的,直直地立了起来,她跳到空中,只见万安脸上无数个巴掌直闪,教人眼都看花了。

毕方跳回地上。

那万安脸却肿成了猪头。

旁观的人怔了怔,随即掌声如雷。毕方朝他们扬了扬拳,又看了看万安,竟然悻悻道:“我认错了人……我竟然认错了人。对不起,你不是我爹爹,我忘记了爹爹早死了。唉……”她拍了拍万安的胳膊,歉疚道,“这事就算了,我竟然认错了人……”

她转身,昂起头,在众人愕然的视线,走的十分得意。

走到无人之处,她才得意跟我说:“凤主,想不到跟你这般傻的人,到处都是。”

夜空中成片成片白云浮在上头,慢慢飘动。毕方一到晚上,便幻成木鸟与我齐齐躺在屋顶。

她叹道:“找个凡人倒是容易,找个玉帝那样的天帝,着实犯难呀。”

我转过头。

她道:“凤主,你生的相当无趣。”她突然发出一声裂帛似的叫声,我疑心她又在耍小聪明,懒得理她。

却突然听到那化成骨灰都认得的声音,“会说话的鸟?金色凤凰?我倒是没见过。”还没反应过来,便让人生生网住。我连挣扎都省了,直直对着万贞儿魅惑的双眼,万贞儿亦是坐在屋顶,声音懒懒:“鸟儿,你们能在本宫冷殿的屋上头放肆。可别怪本宫……”

“不是冷宫么?你怎么说成冷殿?”毕方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万贞儿一愣,继而大笑,“你认为皇帝会将本宫关在这宫中很久么?”她嗤鼻,“他每天偷鸡摸狗似的跑来冷宫,只为了瞧上本宫一眼。”

“是这样么?”毕方歪着脑袋,眼里灼灼地瞅着她。我心里大叫不好,这毕方不知道万贞儿是妖孽,还是一条伤不得仙,伤不得人的异类。

万贞儿咬牙道:“等本宫出去,一定将朱佑樘那小子宰了……”

佑樘,我想起了那聪明怜俐的孩童。

他现在,定然很好。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怜心)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毕方,万贞儿)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怜心)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报帝恩:我本是仙》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毕方,万贞儿),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