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南伊的城》我的城池73章贴吧 免费试读 南伊的城百度云

更新时间:2019-03-13 16:12:18

《南伊的城》我的城池73章贴吧 免费试读 南伊的城百度云 已完结

《南伊的城》

来源: 作者:黎明生 分类:青春校园 主角:南伊,郑秋菊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黎明生原创的青春校园小说《南伊的城》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南伊,郑秋菊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来,整个房间都洒满了温暖的光线。依旧是过着反反复复的日子,不期待什么也不盼望什么,就这样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来,整个房间都洒满了温暖的光线。依旧是过着反反复复的日子,不期待什么也不盼望什么,就这样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南伊睁开眼睛伸手烦躁地关掉闹钟,然后起床洗漱。

来到客厅,果然是一片狼藉。天花板上枯黄的墙皮都快要掉下来了,电视机上的鸡毛掸子早已不知去向,枕头和被子被扔在了地上,柜子已经破裂了,穿衣镜被砸碎,花瓶被人狠狠地摔在地上,啤酒瓶歪七扭八地躺在墙边。很显然,满地都是玻璃碴子,总之家里的一切都是惨不忍睹不忍直视,当然,除了南伊的房间还是完好无损的。南伊瞟了几眼地上的酒瓶子,皱了皱眉头。

“你爸昨天回来又走了。”郑秋菊坐在墙角的一个破凳子上抽着烟,嘴里时不时吐出一层又一层的烟圈,“没看到桌子上有烧饼吗!赶紧吃完滚出去上学!”

南伊没有说话,看着眼前的桌子上有一个已经发霉的烧饼,拿起就走了。

“死外面去吧别回来了你!”郑菊秋把手里的烟头丢向南伊,幸好南伊离她很远,并没有丢到她身上。

昏暗的角落里,郑秋菊默默地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一盒烟和一个打火机。又叼起一根新的烟头,打火机的亮光微颤着。

南伊站在不远处,手紧紧攥着衣角,通红的眼眶。

她还是那样不停地发神经,也不知道是报复南大志还是南伊。可他俩的离婚关南伊什么事情,根本就没有必要扯上自己。倒不如,在南伊生下来的那一刻就活活掐死,也好比现在过得猪狗不如。

出了门,南伊握着发霉的烧饼,顺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漫天风雪的冬天,白茫茫的一片。笔直的水泥路上已经盖上了一条长长的白地毯,那么纯洁,那么晶莹。孤独和寒冷贯彻身体。

南伊双手插在口袋里,把头埋在胸前,默默地走着。

没走多久,前面似乎有混杂的声音,南伊饶有兴趣,跑到前面看了看。

南伊往前走了几步,费力仰起头——二十层楼的楼顶上坐着一个少年。

少年看向前方,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他是不是面临了很大的困难?还是源于某种特殊的原因?看着也就那么十几岁,人生才刚刚开始就想着结束,未免太荒唐了。

南伊叹了口气,真是可惜了。

“昨天的作业太多了,真是疯了!”刘晓璐跪在凳子上探出身子和几个女生说着,然后瞟了一眼南伊,“南伊,你那个老母亲昨天晚上有没有对你发脾气啊?好像每天晚上都要发脾气的吧?”

南伊皱了皱眉。

刘晓璐的火“噌”地就上来了:“这么冷淡干什么啊,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她勾起嘴角,“不会真是见不得人的事吧?”

“你有完没完?”南伊站了起来。

“就是没完怎么了,你就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还不让别人说是吗!”

“我能做什么事情,倒是你,别以为你做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

刘晓璐突然睁大眼睛:“我做了什么?好啊,今天你就给我说清楚我做了什么!”

终于上课铃响起,刘晓璐也闭了嘴,回到座位后狠狠瞪了南伊一眼。

盼望着放学能够早早到来,时间也就顺着自己的心意早早放学了。

校门口的附近每天都会摆着羊肉串、麻辣烫等各种小吃。还有附近的一些小卖部,那简直是人山人海。每次南伊想从这里穿过去坐公交车回家的,可是那些学生呲牙咧嘴拥挤得不像样了,那些卖油炸食品的大叔忙得死去活来,油点子溅的哪儿都是。就连公交车都被学生挤得满满的了,有些学生还没上车,司机已经不耐烦地关上了车门。这么危险的地带,所以南伊只好咬着牙从对面的巷子走回家。

很少有人从巷子里面走,因为那里太狭窄,也会有很多学生在那里打架斗殴,简直是危险多多。那又能怎么办,总比外面的有些学生被挤得脚都离开了地面好吧。

巷子里面的雪还是厚厚的,踩在上面“咯吱咯吱”地响。有时候时不时传来几声怪异的声音或流氓吹口哨的声音,这个时候,南伊会加快脚步急地走出巷子。快要走出巷子的时候,身后好像有很多很多“咯吱咯吱”的脚步声。最后变成了连走带跑的声音。南伊刚要回头看,被一个突如其来的耳光打了回去,头发被人揪住肩膀被人按住连着抽了十几个耳光。映入眼帘的是几个不认识女生。南伊伸腿想要踢人,面前的女生骂道:“***气儿不顺!”然后松开南伊的头发和肩膀冲着南伊的肚子上狠狠踹了一脚。南伊被踹到了水泥墙上,嘴角残留着鲜血,肚子上的疼痛顿时蔓延全身。

耳边响起那几个女生尖锐的声音:“走人。”

南伊靠在墙上捂着肚子哭了,只是默默地抖着肩膀,没有惨烈的哭声。其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派人干的。

不过只是想好好的过日子,过着属于自己平淡的日子。为什么现实总是残忍的,即使遍体鳞伤的是自己也要坚强地活下去吗?

为什么不选择寻死呢。

南伊抹了把眼泪,缓缓地站起来,突然脚下一滑,摔倒在雪地里。

还记得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冬夜,冷风呼呼地吹进南伊的脖子里面,刮在脸上生疼生疼的。那时候南伊只有十二岁,郑秋菊突然发烧头疼让南伊大半夜的去给她买药,药店离南伊家不远,可南伊一个人不敢出去,郑秋菊就说,如果我疼死了或者烧死了就没人养你了。南伊听后眼泪刷地就掉了下来,哭着说你要坚持住你等我给你买药。然后南伊一边走一边祈祷着,保佑妈妈要平平安安的,保佑妈妈要平平安安的,要平平安安的。那时候南伊只穿了一件毛衣和一件薄薄的棉袄,还有一条牛仔裤。南伊冻的嘴唇发紫脸色苍白手脚都被冻得不行,南伊十指紧扣着,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着,保佑妈妈要平平安安的。真不知道那时候南伊是怎么挺过来的,在那么冷的天气下,如果没有坚强的意识,应该早就被冻死了吧。

那段年龄,满脑子都是怎样活着,怎么才能活下去的问题。对于“死”这个字眼非常恐惧,甚至不愿意说起,不愿意想起。

生存。在南伊的心里油然而生起一团烈火。

醒来的时候南伊躺在医院里。窗外是被银装素裹的繁华城市,寒冷的空气飘进了南伊的这间病房。窗台有几盆白色的满天星,衬着蓝色的窗帘,格外好看。

南伊睁开眼睛,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

头上一阵阵的疼痛感像电波一样刺激着脑袋。

这时门开了,一位身穿白大褂的护士端着吊瓶走过来,笑着说:“姑娘,醒了啊。

南伊微笑着很有礼貌地说:“您好。”接着又问,“是您把我救到这里的吗?”

“不是不是,是另一位阿姨,见你倒在雪地里,挺可怜的,就把你送到医院了。”护士见吊瓶已经快输完了,又重新吊上一瓶。

“那位阿姨有事就先走了,留了一张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你需要的话就拿走吧。”

“哦好。”南伊把纸条塞进口袋里,揉了揉眼睛。如果那时候自己没有被救,大冬天里肯定要被冻死了。还不知道那位好心人是谁呢,还不知道自己要跟么感谢她。正当南伊思考着要怎么感谢那位阿姨的时候,病房门被重重踹开了。

眼前站着的是怒气冲冲的郑秋菊。郑秋菊一把把南伊从床上拽了下来:“你一天到晚的你怎么了你啊!有本事别晕倒别让人救啊!”

“妈,别,别,别拽啊,我输液呢······”南伊用左手按住右手上的针头,生怕它脱落时的疼痛。

郑秋菊瞪大眼睛,揪住南伊左边的耳朵,一晃一晃地说:“还输液?哪有那么多钱供你输液啊!天生骨子里的矫情是吧?”郑秋菊又大力摇晃着,“我让你矫情!让你矫情!”

没过几秒,医生迅速赶来,几个医生使劲拉住郑秋菊的手臂,南伊趁机挣脱出了她的手,乍一看,自己的手臂被郑秋菊抓破了一道红印。

自从南大志离开之后,郑秋菊一直都是这样的状态,整天抽烟喝酒,家里乱糟糟的也不会去管。南伊每天放学回到家里都要打扫地上的烟头和酒瓶子,郑秋菊总会指着南伊骂来骂去。每个月南大志都会寄来两千块钱,一大半的钱都用在了她身上。

想到这里,南伊的眼泪大把大把地往下掉。

透过医生的腋下,看到了郑秋菊一张黄褐色的脸,眼神也黯淡无光。南伊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只能顺着自己的理智,闭上眼睛冲着郑秋菊大吼:“你闹够了没有!”

回忆永远是最珍贵的东西,当你经历了很多难过的事情或者是开心的事情,在你回忆的过程中,脑海中会闪过许许多多的画面。可是当你有过一段心酸难过痛苦悲伤的片段,就会停留在这段回忆当中,然后难过地流着眼泪去回忆。其实也不想回忆的,真的不想回忆的。

那天南伊站在楼顶边缘,看着万家灯火通明,思念着一个离开很久很久的人,期望着他回来,祈祷着老天不要让自己的生活这么悲惨。可南伊放心不下郑秋菊,不管怎样都放心不下,最后南伊擦了把眼泪,把腾在半空中的脚又迈了回来。

也许是前世的笑容太多了吧,反过来,所以今生的眼泪才会那么多。那是不是下一个辈子笑容就又多了,那今生可要好好流个够,让下辈子多笑。

自从那件事情过后,南伊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就不怎么好,加上郑秋菊的闹腾,整个人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黎明生)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南伊,郑秋菊)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黎明生)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南伊的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南伊,郑秋菊),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