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龙炎剑》龙炎之石可以和什么 NP文 龙炎剑H文

更新时间:2019-03-08 08:04:20

《龙炎剑》龙炎之石可以和什么 NP文 龙炎剑H文 已完结

《龙炎剑》

来源:当当文学 作者:顾衿 分类:武侠 主角:徐理,于谦

火爆新书《龙炎剑》是顾衿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徐理,于谦,书中主要讲述了:“唉,在下学艺不精,以致无法发挥剑法威力,此战输的心服口服,要杀要剐任凭处置。”“你是武当的人。”“不是”“你想杀厂公?”“是又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唉,在下学艺不精,以致无法发挥剑法威力,此战输的心服口服,要杀要剐任凭处置。”

“你是武当的人。”

“不是”

“你想杀厂公?”

“是又怎样,这些年,你们阉党统领宫中,权倾朝野,戏人臣以股掌之间,捕忠直于千里之外,机关算尽,冷酷残暴,从古至今无人能出其右。眼下大战将至,你们还在蝇营狗苟,自毁长城。如此,我大明不保矣。”

“朝堂的事,我不懂,也不想懂。我只知道,你敢刺杀厂公,你觉得能活着出去。”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在这个寂寞而混乱的世界,在这个不分是非曲直的空间,我走着却好似困在原地,我爱着却好似已然分离,我笑着却满含泪水。请阁下动手吧,我纵然身陷黑暗,也不会愚蠢到自甘堕落,我只是沉迷于与真实的自我朝夕相处,而不是戴着虚伪的面具,假装热爱太阳。”

长夜无霜缓缓地走近黑衣人。

正在举起剑时,突然听见一种奇特的声音。

“什么人?”长夜无霜飞将出去。

屋檐的黑影一闪即逝。

长夜无霜展开轻功踏雪无痕,风驰电挚一般追出去。

未曾想,那黑影速度亦是疾如闪电。

终于几经周折,在十几里外一个屋顶,黑影被追上,两人相向而立,战势一触即发。

定睛一看,那个人静静的站在屋檐,墨黑色的发隐秘在黑夜中,冰冷的气息充满了整个空间,大大的深黑色眼睛显示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冷漠,苍白的脸竟没有血色,那两道剑锋一样高高扬起的黑眉,似乎只有那种在长期的习武生活中磨练得坚韧不拔、百折不挠的人才能具有。

“没想到你居然会踏雪无痕,这可是少林寺迦南护法门的独门秘技,轻功中的上乘功夫。还有,渔阳剑法也被你用的是炉火纯青。果然是练武的奇才。”黑衣人点头赞赏。

“少废话,拔剑吧。”长衣无霜全身戒备,却从未有过的镇静出现脸上,直觉告诉她,面前这位,是罕见的高手。

蒙面人缓缓拔出刀,此刀锋刃细长,刀身轻盈。银光闪闪的刀背处冷气郁积,刃口凝聚一点寒光仿佛在不停的上下流动,更增加了森寒的凉意。刃身近柄部刻有十六瓣菊花家徽,其下又雕有横一字纹。

“菊一文字。”

“你竟然知道。”蒙面人满是惊讶。

“当然,你来自倭国。”

“正是。”

“菊一文字。”

“你认识这刀。”

“此刀刀姿匀称、刃文也很讲究,近刀背部份较厚,依次渐薄而下,它是名家精心冶炼的刀,被武士真心接纳为肢体的一部分,冰冷却神圣。这是一把静谧的刀,明亮一如武士精亮的眼神、半睁半闭闪动着鬼魅的灵幻之光,美丽、凄清。”

“此乃倭国国宝级的古刀,由备前国刀工则宗先生倾力打造。吹毛刃断,削铁如泥,我如何不知。”

蒙面人一时默不作声。

“这么说,你是室町幕府派来的人。”

蒙面人依然不语。

“眼下大战在即,你们倭国人来做什么,有何居心?”

“我为幕府将军做事,我们倭国一直视大明为正统。眼下瓦剌大军三十万云集城下,不日即将攻城,可你们还在这里同室操戈,手足相残。如此种种行为,在下深为不耻。”

“所以,你来刺探情报,为了你的幕府将军。”

“是又怎样?”

“那么,来吧,让我见识你的刀。”

长夜无霜铮的一声,拔出青霜剑。

她的剑一旦出鞘,又会增加多少亡灵。。。。。。

但他依然直视她的眼睛,仿佛有几分悲伤。

那样的眼神,几乎令她这样一个心早已冰冷如铁的剑客为之一震。

然,不自量力的他还是颤颤地拔刀,皎洁的月光泠泠澈澈的洒下,似乎和他那带有青光的剑容为一体。

两人相距两丈,长夜无霜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竟微微笑了起来。

她的笑容中没有一丝悲哀。仿佛一朵开在萧瑟风雨中的蔷薇,寂寞,孤独,美丽,苦涩,而又充满了戒备。

那样的笑靥,让蒙面人看呆了。没想到这样的女子竟然也会笑!

只是在他怔住的一刹,银白的剑光从那女子的手中流出。还不及他提剑反击,那一抹银白色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足尖点地,急退!

然,即使是他多年修习北辰一刀流,杀戮了太多的对手,也未曾见过如此快的剑。

瞅准时机,青色的刀光终于冲天而起,刀在空中虚虚实实斩出三道刀气,如风卷残云一般,直扑向她的眉心。

但只是这一招,几乎达到了他毕生武术的巅峰。而她,只是轻轻点地,竟凭空消失了!待他收刀,后退,她便出现在十丈之外。

但只是千分之一秒,炽烈的剑光在他胸口处一闪,又迅速消失。连他也什么都没有看到,便突然感觉到胸口一痛。低头,一行殷红的血流下。

“剑,好快的剑。。。。。。”传说中的渔阳剑法果然名不虚传。

千钧一发之际,两人同时出剑,疾疾如风。

在两剑还未相交时,两股刀气和剑气发生了冲撞,发出“叮”的一声响,青光色的刀竟被震脱出手。

他满眼震惊。

这时他第一次败给别人!

况且对方只是个女子。

蒙面人长跪不起,“我输了。”

突然他发出一丝诡异的笑,随之倒地不起。

生如樱花之灿烂,亡如秋叶之静美。

或许这就是刺客信条吧。

明正统十四年十月六日紫禁城太和殿距京师保卫战打响还有七日

“土木堡之变后,瓦剌大军势不可挡,数日后或将兵临城下,众爱卿大战有何建议,但说无妨。”刚刚登基的景泰帝朱祁钰和颜悦色,英俊的外表下似乎隐藏着些许忧伤。

“陛下,微臣恳请迁都南京。”监察御史徐理先声夺人。

“哦,爱卿如此建议,可有何理由。”景泰帝的表情高深莫测。

“启禀皇上,大明西北防御本就薄弱,装备陈旧,训练废驰,缺兵少将,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此次土木堡之变,九边重镇仅宣府尚在,其余皆落入敌手。瓦剌三十万军队如今长驱直入,势不可挡。何况其首领也先挟天子以令诸侯,以致沿途守军望风而降。我辈当避其锋芒,从长计议。依在下看来,此时是迁都南京的好时机。”

由于此建议过于荒诞和突然,引得群臣一片讥笑声。

“去南京,亏你想的出来。”于谦一脸嘲讽和不屑。

“陛下,此乃上上计。”徐御史言辞恳切。

“上上计,哼,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徐大人习得一手好兵法。兵部侍郎于谦揶揄道。”

“我是为大明国本着想,依于大人的意思是,”徐理一脸茫然,“难道。。。”

“不错,自我大明开朝一百多年以来,不割地,不赔款,不纳贡,不和亲。天子守国门,君主亡社稷。值此危急时刻,理当浴血奋战,岂有撤退之理。”于侍郎义正词严,周围群臣一片附和。

“大人,万万不可意气用事啊,想当初,我大明皇帝明英宗率五十万大军征讨瓦剌,尚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如今瓦剌大军足足三十万气势汹汹地杀将过来,兵强马壮,骁勇善战。而我方守备部队尚不足十万,处于劣势。京师又地处平原,无地势之险可守,试问此战如何能打。”徐理言之凿凿。

景泰帝微微点了点头。

“陛下,山东都指挥同知韩大人和孙大人在紫荆关前线浴血奋战,已为我争取了四天时间,来自河南和山东的备倭军与备操军已悉数到达,军需粮草已从通州粮库筹措得当,届时京城九门将有二十二万大军集结,到时别说一个小小的也先,就是他老祖宗成吉思汗来了,老夫也叫他有来无回。”于谦一字一句字正腔圆,成竹在胸,说得头头是道。

“于爱卿所言极是。”景泰帝神情稍安,语气和缓下来。打仗一事,交于爱卿全权负责。打仗一事,交于爱卿全权负责。另外,龙炎剑,尤为朕所挂念。想当年,我太祖先皇持此剑平濠州,破定远,攻集庆,克宁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龙炎宝剑,乃我大明之神兵利器,剑气纵横,光耀九州,万望于爱卿全力夺回。”

“陛下放心,龙炎剑乃国之重器,如今落入瓦剌人手里。臣自当全力以赴,不负陛下所托。”

明正统十四年十月五日京城德胜门五军大营距京师保卫战打响还有八日

“包衣副护军参领,从五品。”一名将士带着些许鄙夷而戏谑的神情一字一句念道,然后他站起来,走到长夜无霜面前,那是一头黑亮秀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又不甚粗犷的身材,宛若大漠中的苍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令人匍匐于地。“你凭什么。”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内劲浑厚,大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魄。

“凭我这把剑。”长夜无霜淡淡地回应。

“哦。。。”那将士眉梢一跳,似乎来了兴致,来回打量着长夜无霜,表情让人难以捉摸。“那敢不敢与在下比试一番。”那将士已摆出架势。

“没兴趣。”长夜无霜扭头转身就走。

精彩评论:

我竟然没有加这《龙炎剑》单!说实话安知水不就是寻常的势利女吗,没发迹不闻不问,一发迹就贴上来,妹妹也很一般。但是安南秀实在是太可爱了,要是我就直推安南秀和腹黑罗秀。就像我仙剑只喜欢灵儿一样。第一个而且是装绑可成长用到毕业都不需要换传说媳妇而且还是原始积累改变主角(徐理,于谦)命运的媳妇不好好珍惜交公粮一辈子还花心我觉得人品有问题。同理的还有龙王的女婿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